三中草木志

作者:    佛山市三水区三水中学    发布日期: 2019年02月28日

以植物起兴比物,在中国源远流长,如《诗经》之嘉木,《楚辞》之香草。唐代贤相张九龄不遇于时,感而赋诗“草木有本心,何求美人折”。但嘉木余荫,芳草如茵,我们又何曾无动于心?绿色校园,草木欣欣,正是我们学习的好地方。菁菁者莪,自古以来是莘莘学子之喻借;弦歌杏坛,是传道受业之典范。三中地理科组曾组织“解码校园地理”的实践活动并将学生作品结集,光从栏目我们可窥见其意趣十足。

2-校园地理解码学生作品集.jpg

作品集第三章即为“植物地理”内容。生物作为地理环境的重要一环,也受到地理老师的兴趣和关注。现在我们从几个角度盘点品评一番三中的草木,那是我们中学生涯一番美好的印记。

一、 春华篇

花儿与少年,本是绝配,都是蓬勃、朝气、鲜灵鲜灵的。所以,琅琅书声,又怎能少得了鲜花添香增色?

光周期理论认为,植物开花受光照时间影响,分为长日照植物和短日照植物。短日照植物指日照时间短于一定临界值(8-12小时)后开花。由于夏季是昼长夜短,因此短日照植物常在深秋或早春开花;深秋早春上能有较合适的生长温度的,是低纬度地区;而高纬度地区全年昼长变化幅度大,更适合长日照植物。淼城地处南亚热带,短日照植物多一点。这个分类不能囊括所有植物,有些植物不受光周期影响。正因为淼城地处北回归线附近,植物四季能生长,植物的着花日期也遍布四季,有如花钟,我们可从中窥见时光流迁。

3-光周期理论.png

朔风尚料峭,教学楼边的红花羊蹄甲恰在此时满树欲燃,落英缤纷。这是一种常开不衰的花,轻盈如蝶的花瓣极具辨识度。而东风初回南国时,另一种红花盛开了,它是花城广州的市花,它是南航的Logo,——它就是挺拔矗立在办公楼塔楼旁的木棉花,南国的英雄花,铁矿里赫赫有名的“攀枝花”。

我有我红硕的花朵/像沉重的叹息/又像英勇的火炬……

——舒婷《致橡树》

四月份,冷暖空气交绥带/锋面雨带在华南登陆,华南前汛期带来了绵细的春雨,正是百花齐放时。水蒲桃淡青素雅的丝状花蕊洒满湖滨小道,学子们“忍踏落花来复去”。此时,红花檵木、朱瑾、毛杜鹃、鸡冠刺桐等纷纷绽放,嫣红姹紫。

暑夏渐炽,蝉声乍起,一些落叶树的花期姗姗来迟。它们仿佛歉意地说:瞧,我来迟了,但是我的精彩会弥补这个季节的遗憾。图书馆前有素淡端庄的鸡蛋花,图书馆西有一串串指向天空的紫色大花紫薇。还有蓝花楹、凤凰木、毛杜鹃、水石榕。

等到秋色方临,实验楼区的桂花幽香逸漫,沁人心脾,“兰叶春葳蕤,桂华秋皎洁”。此时还有教工宿舍前的尖叶杜英,但是它们的花都是小而不起眼的。

而花儿们在颜色上也搭配丰富。红色的朱瑾、刺桐,蓝色的蓝花楹,紫色的紫薇、勒杜鹃,黄色的黄槐、黄蝉,白色的玉兰,淡青的水石榕,散布于校园各角落。不同时节,有不同的花,形成一个周而复始的“花钟”,我们可以从中窥见季节的变迁。

花开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花尚知时,这句诗对于负笈求学的少年们,不正合适吗?

二、夏叶篇

江南有丹橘,经冬犹绿林。岂伊地气暖,自有岁寒心。

这句诗,地理老师恐怕不同意:丹橘冬绿,还真的和“地气暖”有关。植被受水、热的数量变化影响,体现出自沿海向内陆、自赤道向两极的地带性分布。淼城地处亚热带大陆东岸,地带性植被为常绿阔叶林。三中常见的行道树——小叶榕,常常黄叶满地,同学们公区清洁时很累很讨厌,但它始终没有出现叶尽枝空的萧瑟景观,因此还是常绿林。校园大量种植的行道树,如水蒲桃、海南红豆、玉兰、盆架子、尖叶杜英,以及绿篱植物——福建茶、假连翘、米兰仔等,几乎都是常年苍郁不凋的。

细心的同学发现,校园里还是有落叶树的。体育馆东南角的大叶榕在冬季会在短期内脱光叶子,发达的枝桠上露出了很多鸟巢或蚁巢的存在。图书馆边的大叶紫薇冬季荡尽最后一片叶子,只剩下深色的枝干,貌似已经枯死,难再重返生机。但春雨初洒,又唤起了生命的记忆,满枝冒出嫩绿的新叶。可以列举的例子还有很多:木棉、鸡蛋花、小叶榄仁、高山榕…..这是为什么呢?

简单地说,是为了渡过艰难的时节——可能是少水的旱季,也可能是低温的寒冬。温带地区,气温年变化大,冬季寒冷干燥,树木落叶可减少蒸腾与呼吸。而印度等地的某些热带季风气候区,无霜冻之虞,但有极旱的冬季,树木也会落叶。

那么问题来了:三中既不是温带,也没有极旱的冬季呀?是的,但是植物是可以“背井离乡”的。除了人为的移植栽培,还有一些自然原因,略举其一:气候寒冷期(如大冰期),植物通过风媒、动物等向低纬传播;气候回暖后,一些植物扎根当地,没有再回到高纬。这样,在低纬度可能也有了落叶树。三中的不少落叶树都是人工移植的,比如大叶紫薇原产于印度、大洋洲,其落叶很可能是为渡过旱季——这正是原产地的气候所有。

记得有一个学生,直到高三还认为三中校园有很多针叶林——大概是把叶形中的卵形、披针形(如图书馆前的小驳骨)之类的也算入针叶林吧。但实际针叶林品种极少,主要有松、柏、杉等。针叶林由于体内基本是结合水,所以较耐寒,生活于高纬度、高海拔地区,可常年青翠(也有个别落叶品种)。

岁寒,然后知松柏之后凋也。——万世师表、至圣先师孔子他老人家曰

然而,低纬度也可能出现暖性针叶林,当然,它们可能是某个小区域的优势种群,却不可能是大面积分布的地带性植被。三中办公楼与实验楼之间原有一片南洋杉生长区,现已征辟为综合楼;AB栋实验楼之间倒是培植了数株罗汉松,但尚幼小。

冀枝叶之峻茂兮,一枝一叶总关情。

 

三、秋实篇

三中有水果?当!然!有!对此,大概大多数同学脑海先蹦出来的回忆就是翘楚湖边的水蒲桃了。

水蒲桃约在高考时成熟——所以严格来说,是“夏实”。由于果实有诱人的特殊而馥郁的清香,吸引不少嘴馋的同学,攀枝折摘、扔物击坠、竹竿横扫,各显神通,伴随着呼喝与银铃般的笑声,是校道上的一道风景线。看见老师经过,“偷吃”的同学常常不好意思地汕汕一笑,然后怯生生地摊出手掌上的果实:老师,吃不?看来,他们很懂得“独乐乐不如众乐乐”。三中搬迁到云东海初期,学校将水蒲桃“承包到班”,各班负责守护这份沉甸甸的果实,然后择期“开摘”,不用饕餮、不用争夺,也能吃得很香。如今物质丰裕,这个传统已经没有了,但很多同学仍然享受这份生鲜的乐趣,啖佳果而齿颊香。

但是,三中的果实绝不仅限于此!篮球场南侧有一排芒果树,每逢成熟期,可谓硕果累累、压弯枝丫。熟透的芒果多坠落在地,果肉松软。怪哉,街边店的芒果饮品生意兴隆,这么丰盛的芒果无人争抢?我们可以联想《世说新语》的一段短文:

王戎七岁,尝与诸小儿游。见道旁李树多子折枝,诸儿竞走取之,唯戎不动。人问之,答曰:“树在道边而多子,此必苦李。”取之,信然。

不错,这芒果是绿化芒,多用于街道绿化,口感生涩、果肉粗糙,难以下咽。若是街道上的芒果,还接受了较大的环境污染。不过,如果校园里的芒果经过腌制,也是可以食用的。至于腌制秘方,生物老师应该有心得。

32-绿化芒.jpg

有一次,一个老师满怀惊喜地发了一条朋友圈:想不到我们学校也有榴莲!就在会议中心后面!!!嗯,看到榴莲就心中惊喜、口中生津可以理解,但那是一株结结实实的菠萝蜜!!这个热带水果之王(当然,王位总是有人觊觎的)有一种“老茎生花”的独特现象,但最吸引人的是甜而不糯的果肉,且没有榴莲那种让一部分人倾倒且让另一部分人倾倒的气味(你看懂这句话了吗)。从外表看,菠萝蜜没有那么多尖刺,就是一些小瘤子罢了。不过,你要想在三中吃上香甜的菠萝蜜是不可能的,因为里面的果包很少很小!

33-菠萝蜜.JPG

值得一提的是,艺术楼后面斜坡上还有几株红果仔,挂果时就像一个个的袖珍灯笼。这种原产巴西的树木,由于地点偏、知名度低、株植不起眼,鲜为人知。果实倒是能吃,但是吃货们很少敢贸然入口。

以上可以看到,除了水蒲桃能吃外,其他水果都长得不怎么好。“橘生淮北则为枳”的著名论断大家都听说过,植物在演化中适应地理环境,同时也能指示环境,对环境形成依赖。比如水蒲桃,之所以称为“水”蒲桃,就是喜欢生于水边或河谷湿地,翘楚湖畔是其生长良境。所以地处亚热带的三中,当然“热带水果之王”在这里就被褫夺王位了。有童鞋提议校园多种点本地水果,这点我是赞成的,我们甚至可以形成自己的一个“校园水果文化”。当然现在的格局是一种历史既有的传承,我们不能去大破大立,水蒲桃的记忆也是很美好的!

三中有好吃的水果、有勉强可以吃的水果,还有一些“假”水果。比如,正门左侧有一排挺拔的假槟榔,但是你休想嚼着满口的红色槟榔汁一副吸血鬼的模样;一号教学楼前面斜坡有密集的假花生,但是你休想顺根摸瓜然后成为课堂上悠闲的吃花生群众。他们是名字“假”而模样似,但并不是变异所致,而是不同物种。假槟榔和槟榔都属于棕榈科,但是花生属于豆科而假花生却属于蝶形花科。至于体育馆附近的大王椰子,你若想守株待椰,恐怕砸下来的只有长长的椰叶。

 四、 冬藏篇

“藏”的本义是收藏,这里我把它解为“有用之物” ,与“是造物之无尽藏也”略似,以便凑足四季之数。

从地理角度说,植物作用是很多方面的。比如,三中是依地势而建(所谓“势走龙蛇形胜佳”),虽非曲尽丘壑,但起伏多姿。这就加剧了水土流失。整个校园——甚至是整个中国季风区——都普遍发生水土流失,而斜坡尤甚。校园里的各种树木,以及大面积覆盖的台湾草,都削减了水土流失。实验楼的一些斜坡上植被破坏后,水土流失加剧,还出现了一些微地貌。地理科组的颜石平老师的招牌课程就是带领同学们在校园里研究流水微地貌。一些大树底下,台湾草受光不足生长不良,屡补屡枯,最后改种了蟛蜞菊。

40-蟛蜞菊.jpg

应该说,校园内的植被搭配还是比较有层次的:从玉兰、榕树等乔木,到米兰仔、朱缨、鹅掌柴、灰莉等灌木,到台湾草等草本植物,既有良好的景观构图,又能较好地拦截水土,综合性地发挥生态作用。

除此之外,一号教学楼前的海南红豆作为行道树提供了绿色走廊,翘楚湖边的小叶榕提供了读书散步的荫蔽,假连翘、朱槿等绿篱提供了区域柔性区隔,以及所有的植物的净化空气、美化环境、消减噪声等作用。

值得一提的是,教学楼侧斜坡上的软枝黄蝉,及艺术楼后的琴叶珊瑚,都有微量的毒性。这使得它们只可远观不可亵玩,但它们依然可以用自己的美丽倩影为校园增色。

最后我想说庄子说的“无用之用”,这也是三中名师邱子然老师的文集《樗下看云》书名中“樗”之来由。 校园经常生长有野生植物,比如娇艳的野牡丹。但园丁总想将其除去——把它当成“无用之物”。但是它们以顽强的生命力,割了一茬长一茬。我还看见,西门的一个灯柱边,长起了一大簇的野生含羞草,很多孩子们发现了它,并特意去“逗一逗”它。园丁最后也没有把它们除去。它为孩子们提供了小巧的粉绒花球,可收合的羞涩叶子,显示了平凡而又倔强的生命活力,拥有了对人对己的价值。

结语

芥子纳须弥,微尘藏大千。校园能给我们很多启示,但我们并非局促于斗室、封闭于校园。我们从三中走向世界,我们的格局也是纳小而廓大。看完三中,我们可以在云东海大道看黄花风铃木,到卧佛古寺去看灿烂的凤凰木。进而,学校组织的高一研学的同学们,可以到清华园徜徉于法国梧桐,到未名湖博雅塔赏荷花。或许未来某个时刻,我们可以到加拿大赏枫叶,到荷兰嗅郁金香。这就是亲爱的三中所赋予我们的胸怀:心怀家园,探索远疆!


PS:本文配图的摄影技术不高,请大家多包涵哈!

PSS:给大家出个题目:根据每个配图推测其在校园的位置。





















0